•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首頁  >> 集團黨建  >> 川煤星空  >> 正文    

    從“弱”到“強”強更強
    ——記全國煤礦工業勞動模范、攀煤大寶頂礦機電隊長董興洪

    時間: 2019年10月11日    點擊量: 1529     來源:攀煤公司—大寶頂煤礦   文作者:胥德義 謝文峰  

    一個人的愛好如何培養?如何把愛好變成特長?個人愛好如何和工作結合?為了工作如何放棄自己的特長重新選擇?這些每個人都要面臨的問題被攀煤大寶頂礦機電隊長董興洪用在事業上取得的成就給出了回答。一個僅僅中技學歷的技校生,在平凡的崗位上潛心耕耘20多年后,用汗水澆灌出了成功的花朵,用智慧贏得了領導和同事的認可,用鉆研在中國煤炭業樹起了一面旗幟。當川煤集團“優秀共產黨員”、攀枝花市“勞動模范”、四川省機電冶煤系統“勞模(技師)創新工作室”“第三屆感動中國的礦工” “四川省十三屆人大代表” “全國煤礦工業勞動模范”“全國煤炭工業技能大師”“全國煤炭行業優秀考評員”等等一串串榮譽匯聚于董興洪一身時,他的事跡便成了眾多人急于探知的秘密。

    但是,董興洪確實沒有什么轟轟烈烈的事跡,他日復一日所做的工作都隨著歲月的流逝歸于平常,不過,他的故事倒是不少。這些故事,或許小得不能再小,但正是這些小故事,可以讓人們獲悉他成長的軌跡與心路。

    1、1987年的山城手表

    人的愛好有時是與生俱來的。董興洪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對電器和機械設備感上了興趣。這種興趣像是有癮,時常讓他不能自拔。只要見到了新奇一點的東西,他就要琢磨它的原理。

    上個世紀80年代,哪家要是有一塊山城牌手表會是一件有些不得了的事。做礦工的父親省吃儉用攢錢買下了這件奢侈品,母親更是把這表視若珍寶。手表嚓嚓跳動的聲音悄悄地誘惑著董興洪,他一直想要探知手表里的奧秘,是什么在讓幾根表針在有節奏的跳動。終于有一天,這個14歲的少年讓內心的蠢蠢欲動變成了現實。當表蓋被他擰開時,幾個一跳一動咬合的齒輪展現在了他的面前,一陣驚異過后,他開始試著用工具拆卸各種零件,當那一堆七零八碎的金屬零件規規整整擺在桌子上時,他還不知道自己已經闖了禍,還在信心滿滿地想著如何讓它們組合成一個可以提示時間也可以顯示家庭富有的手表。那是他第一次動手進行破壞性實驗,結果可想而知,那塊精神抖擻跳動的手表在他的手下,變得奄奄一息。

    董興洪遇上了一個好父親。父親沒有扼殺掉董興洪的夢想,他看著眼前茫然無措的兒子,告訴妻子,我同意他這樣做的。從此,董興洪在親戚中得到了一個“表哥”的綽號。他們有些戲謔地叫他表哥的同時,也時時提防著正在用目光貪婪地盯著他們腕上手表的董興洪。董興洪的喜歡鼓搗是出了名的,他們不知道這個少年能不能鼓搗出一個名堂出來。

    那個被宣判死刑的手表完全成了董興洪的研究對象,他比伙伴們多了一件極為特殊的玩具。有事沒事了他就把手表零件往一起組合一起拼裝,他覺得說不準什么時候會有奇跡出現。

    從這件小事上,可以獲知董興洪的成長。至少兩點不可忽略,一是他從少年時期起頭腦中就埋下了一顆興趣愛好的種子。另一個就是家庭給不了他太大的成長幫助,但至少給了他發揮的空間。

    2、1990年的暑假

    1990年的夏季到來了。那年董興洪17歲。這個年齡正是一個少年面臨人生選擇的時候。那時,他已經迷上了無線電。這個摸不到看不到東西太神奇了。他翻遍了自己的課本,也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一天,他無意間聽到成都電子科技大學在辦關于無線電的培訓班。這真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他找父親要學費,他要在暑假期間到成都給自己腦袋里所有的謎團找出答案。父母對他的想法很支持,但是卻對他第一次出遠門有些擔憂。

    這次學習是董興洪長大以來,第一次獨自遠離攀枝花。到達成都后,他幾經打聽找到了電子科技大學,便一頭扎進了培訓學習之中。那次培訓整整兩個月時間,董興洪基本沒有外出看看成都的景色,每天就是圍在老師身邊問東問西。培訓老師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癡迷無線電的學生,對他刮目相看,也更是愿意向他傳授知識和技巧。晚上躺在宿舍的床上,董興洪都在重溫著書本上的知識。由于白天“進食”太多,如果不加班加點學習,他怕是消化不良。暑假很快過去了,再回到學校時,董興洪張嘴閉嘴都是無線電,同學們發現身邊的這個同學一個暑假變化也太大了。只是他們還不知道,董興洪心中裝進了一個發動機。他已經尋找到了自己的志向,他要把無線電和自己未來的工作和夢想結合起來。

    3、1993年畢業后的業余生活

    董興洪是礦工子弟,讀中專時學的是采煤專業,但是他更喜歡電工專業。一邊學采煤一邊研究電工專業,兩條腿走路不影響前進,他反而覺得有了一技之長走路更穩更有底氣了。

    1993年6月,董興洪畢業后回到了川煤集團的大寶頂煤礦,正式成為了這里的一名礦工。上班期間他兢兢業業地到井下工作,業余時間為左鄰右舍修理各種電器。那個時候,他修理家電的本事已是手到病除,不論誰家找到他,他都有求必應。容易修的就到家里修,不好修的,就拿到家中琢磨。當然,有時也會遇到沒見過的電器,遇到整不明白的病因。這些對于他來說都不是問題,他的鉆勁告訴他“總會有一個解決的辦法”。他解決的辦法有時是去找老師傅請教,有時是接著在書本里找答案,當然更多的時候還是實踐,反復地實踐。

    一直到20多年過去了,董興洪的這個愛好也沒收手。不管是誰找到他,從來沒有拒絕過,只要不是太貴的零件,董興洪都是自己花錢買。只是有些時候換的件太貴了,經濟上吃了緊,他才替人家買了。不到萬不得已,他還是希望幫助別人。

    常年的免費修理家電,在另一個方面也讓他受益頗多。他在不斷的積累中,把弱電搞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1994年,礦上電視臺的電路設備需要維修,他由于電工技術精湛,被領導一眼相中,從井下直接調到了電視臺。原本還是井下的“煤黑子”,一躍成為了礦上的“藍領”,擁有的科學技術和愛好特長給他的人生回報了第一顆甜棗。

    從此,董興洪堅定地跟弱電結合在了一起。早年的愛好變成了生存的手段。

    4、2007年元旦第二天礦長的談話

    從1994年到2006年底,董興洪在電視臺干得輕車熟路。電路裝心中,家家都順通。日子平淡如水,波瀾不驚。但就在這時,礦上開始引進綜采設備。綜采設備的使用過程中,電路使用是決定性問題。電路不通,一切白扔。礦上兩次派人到上海學習電路維修。可是學習回來的人不是沒學會,就是“二把刀”。突然有一天礦長眼睛一亮,他想到了董興洪。此時的董興洪已經是電視臺的頂梁柱,工作輕松又干凈。他同意不同意換崗,領導心中也沒底。把一個藍領重新弄到井下工作,一般人都不會如此選擇。另外,這種安排又是極具挑戰性的。董興洪在電視臺也好,幫礦工修理電器也好,面對的都是弱電。而井下的綜采設備面對的是強電。雖然都是電,但這一強一弱之分,卻是跨了行越了界。

    2007年元旦第二天,礦長找董興洪談話。礦長的談話很直接,井下綜采機電方面需要人,想讓你去。給你兩天時間考慮一下,然后答復我。董興洪回答得更直接,行!董興洪喜歡挑戰。這些年來自己從事的工作雖然熱愛,但由于太過于熟悉而不太喜愛。礦長沒有想到董興洪答應得這樣痛快。提醒他,你在機關工作多年了,到井下工作這個專業要從頭學。董興洪說,辛苦點我不怕。礦上現在需要人,能看中我說明我還有價值。

    時代在發展,電器更新當然也快。在這之前,董興洪給礦工修理家電時,洗衣機、電冰箱等已經開始出現了。這些和以往的電視、收音機、錄音機等不一樣,很多都是變頻的,電路變得更加復雜。董興洪已經開始漸漸琢磨上了強電。

    6月,礦上再次派出8個人到上海參加培訓,董興洪就在其中。結果和礦長想象的一樣,董興洪成為了學得最扎實最明白的那個。綜采設備有了良醫,采煤隊再也不怕設備三天兩頭鬧罷工了。

    董興洪例來就是要么不干,干了就要把工作干得最好。由于成績突出,2007年7月,他被破格提為機電隊長,9月又在火線入了黨。

    5、2011年面臨的一次抉擇

    董興洪由“弱”變“強”后,在西南地區的煤炭業引起了關注。得人才者事業興。這是一個亙古不變的真理。董興洪成名后,想要到大寶頂礦挖人的煤礦開始出現。2006年,當時正是大寶頂煤礦效益不好的時候,董興洪的工資每年在三四萬之間。云南的一家個體煤礦老板約到了董興洪。這家煤礦直接開出了30萬的年薪。這個數字對于他來說是個天文數字,數字讓他一驚,但是心卻沒有所動。董興洪說,我出生在這個礦,長大在這個礦,還是想留在這個礦。

    這家煤礦沒有挖走董興洪,但不死心的企業還有。這些年董興洪拒談的煤礦已經不知有多少家了,最后一個找他的企業是攀枝花本地的一個煤礦。這家煤礦以為董興洪以前不走的原因是家離攀枝花遠,而他們占有了本地的優勢。2011年,這家煤礦的老總請到了董興洪,很認真地坐了下來。那時,董興洪的工資每月4000多元,這家煤礦開出的年薪也是30萬。這個數字在當地來講,已經是高得離譜了。董興洪還是回絕了他們。他在和礦黨委書記劉海林聊天時,講出了自己的想法:我是咱們礦的子弟,對這里有感情。我們是國企,哪怕掙得少一些,但是內心覺得更有尊嚴,是在給國家做事。在我們礦上工作,我感覺不是在掙錢,是在干事業。別的礦給我再多,我也不會走。

    董興洪的抉擇讓他失去了很多,失去的是掙大錢的機會。但也讓他得到了許多,他得到了一項又一項政治榮譽。這讓他倍覺榮耀。

    6、2012年礦上的重大決定

    最后一次私企會談后,董興洪迎來了人生最大的轉機。這也注定了他從此不會再離開大寶頂。

    2012年11月28日,攀煤大寶頂礦黨政領導做出了一項重大決定。為了更好地降低機電故障,提高設備開機率,專門成立 “機電專家工作室”。 直接任命董興洪為機電專家工作室主任。這個工作室是礦上為他量身定作的。董興洪迎來了事業上的春天。

    既然領導把千斤重擔壓在了肩上,董興洪就要干出一份領導認可的成績。專家工作室成立后,董興洪首先從制度建設抓起。他和工作室成員一起制定了《機電專家工作室負責人職責》《機電專家工作室成員職責》《機電專家工作室職責》等。規矩定在那了,董興洪相信工作人員都會有個方圓。事實證明也果然如此,因為做為領導的他正在帶頭堅持呢。

    接著,董興洪加強了對機電專家工作室的管理。實行24小時輪流值班制度;值班人員每天了解井下生產及設備運轉情況制度;每周必須入井掌握全礦各單位采掘機電設備的使用、檢修和維護情況制度;地面機電設備檢修、維護進行監督和檢查制度;井下機電設備發生故障,專家工作室立即配合故障單位排除故障制度等“八項制度”嚴格了董興洪也約束了工作室成員。這些年來,“專家工作室”對全礦各綜采隊所發生的典型的具有代表性的機電故障從時間、地點、故障單位、故障現象、處理人員和具體的故障原因、以及預防措施等進行了詳細分析。僅故障分析現場會就開了283次,礦井機電事故月平均影響生產由原來的258小時降低到66小時,大幅度地減少了因為機電設備而影響生產的時間,大大提高了設備開機率。由于董興洪處理故障快,大伙給他編了個順口溜:董興洪到,故障跑掉,機器吼叫,效益提高。

    董興洪和“專家工作室”成員在自己工作的同時,不忘對新人的培訓,并利用空余時間對機電工進行講解、分析并手把手地進行指導,讓機電職工熟悉機電設備的工作原理和維修技能。為了進一步發揮“專家工作室”的能量和作用,董興洪建立了“專家工作室”長效機制,與各基層單位電鉗工簽訂了“導師帶徒協議”36份,其目的是讓更多的機電人員掌握機電設備工作原理和維修技能。董興洪堅持每星期五都對全礦機電設備維修工進行理論技術知識和實際操作技能培訓。目前,已開展培訓173期,參培人員達3852人次。

    7、2014年的沖鋒

    董興洪成為機電專家工作室主任后,工作變得格外忙碌起來。

    2014年10月,董興洪因病住院,住院期間,該礦綜采一隊采煤機出現無牽引故障,現場機電人員對設備進行檢查未能找出故障的原因。萬般無奈之下,他們撥通了董興洪的電話,給他說明了原因。此時還在病床上的董興洪,直接通過電話與井下聯系,對采煤機的故障現象進行了解,通過電話指導井下機電人員找出故障的根源,為生產贏得了時間。

    2014年11月的一天,綜采一隊采煤機出現故障,現場跟班電工經過3個多小時未能找到原因。當時已是凌晨1點30分鐘,礦調度撥通了董興洪的電話,這可讓董興洪犯難了,從董興洪家到上班地點還有近20公里路程,愛人上班不在家,丟下孩子一個人,孩子還小,第二天還上學,沒人叫孩子起床,沒人做早餐。董興洪什么也沒說,給兒子留了張字條,放了5塊早餐錢在桌上,立即趕到了故障地點。

    董興洪眼睛里面有“事”。有一次在綜采工作面,看見采煤機司機每一次開啟或停止采煤機時,都要摘下工作面的防護網去開關采煤機噴霧水,這樣不但麻煩而且危險。當時董興洪就在想,要是能發明一個采煤機自動控制噴霧冷卻水裝置有多好呀。升井后,董興洪反復琢磨。回家后,董興洪開始查資料和在網上搜索,到吃晚飯時,老婆喊了好幾次,自己仍然坐在電腦面前無動于衷。一天深夜,董興洪終于理出了一點頭緒。第二天,他就買來了電磁閥、管接頭等配件在家中進行試驗,由于水管沒有接好,弄得滿屋子都是水,衣服、褲子也被打濕了。最后,董興洪又和工作室成員一起,通過反復試驗,最終發明了采煤機自動控制噴霧冷卻水裝置。這套設備安裝到綜采工作面后,實現了采煤機啟動后噴霧冷卻水自動供水,停機自動斷水,為安全生產起到了積極的作用。

    只要到了大寶頂礦,關于董興洪的事隨處可聽。一次,綜采一隊使用的520型采煤機發生連續損壞行走齒故障,給生產造成了較大影響,一直沒有找到故障根源。礦領導安排董興洪到現場進行診斷處理,董興洪當時表態:不修好機器不升井。那天,當董興洪排除故障后,從采煤工作面出來時,已經是個“煤炭”人了,除了能看見潔白的牙齒和眼珠在動,渾身全是煤塵了。

    董興洪是個能夠沖鋒的人。有了工作室之后,圍繞生產難題他開始了技術革新和技術攻關活動。短短幾年時間,他帶領“專家工作室”發明和改進了47項技改工程。當綜采工作面走向防飛裝置、用刮板機改制的橋式轉載機、皮帶運輸機導向滾筒、采煤機進水口自動控制裝置等13項國家專利證書均寫著他的名字的時,當這些設備投入礦井使用創造了1312.3萬元經濟價值時,普通的董興洪也變得不平凡起來。他讓強大的自己變得更強了。

    8、2015年的不辭而別

    董興洪獲得成功的背后,卻離不開家人的支持與付出。

    2015年5月,董興洪父親因病住院。父親生病住院期間董興洪一直忙著上班。直到父親要做手術了,他才向單位請了一天假要去陪父親做手術。父親手術的那天凌晨2點多鐘,董興洪接到礦里打來的電話,說綜采三隊采煤機出現故障,要董興洪立即趕到現場處理。接到這個電話后,董興洪一下子犯起了難,平時忙于上班,對父親過問的不多,現在父親要做手術,做為長子的他理應守在身邊。而另一邊是單位上的急事。稍猶豫了一下,董興洪做出了決定,父親的手術醫生是主要角色,自己只是陪護。而井下的這個“病”,自己是主要角色。這樣一分析,他分清了輕重。董興洪連夜趕到了礦里。怕影響父母休息,他連電話也沒給他們打,到了礦上直接下了井。

    第二天一早手術要進行了,母親卻遲遲不見董興洪出現。手術的時間已到,母親只好簽字進行。那天,董興洪處理完設備故障趕到醫院時,已是早上10點多。父親已經做完了手術。父親是老礦工,他能夠理解董興洪的難處。可醫護人員卻沒“慣”著他,一名醫護人員直接問董興洪,你這兒子當得夠“稱職”了,你父親做手術你不來,做完手術你才來了。董興洪解釋,我單位有點急事。醫護人員根本不聽他說什么,你有多急呀?你工作真的比你父親手術還重要?董興洪被問得眼淚往下掉。站到父親病床前,他甚感內疚。母親在一旁安慰他,你爸知道你在礦上很重要,他理解你。

    9、N年來的家事

    董興洪和妻子的愛情比較有“料”。當年董興洪一眼看中妻子時,便托了妻子的鄰居幫忙提親。結果介紹人說,人家姑娘那么漂亮,這事不行。在董興洪一再懇求下,介紹人答應去試試。沒想到,女方竟一口答應了下來。原來,董興洪妻子的姐姐和他是初中時的同級同學,每次物理考試都是滿分的董興洪在大姨姐的眼中就是神一樣的存在。她早在多年前就把董興洪的名字告訴給了妹妹。

    戀愛期間,董興洪心中裝著另外一個小心眼。他盼望岳母家的電器多出現點狀況,這樣他便可以更多的顯露身手。可是三年戀愛下來,岳母對董興洪的認可是這個小伙子涮的碗特別干凈,擺放得特別整齊,非常喜歡他。

    結婚后,董興洪的脾氣極好,不管妻子說什么,就任著她嘮咕。他覺得女人再能發牢騷,也會有停下來的時候。董興洪也有脾氣不好的時候,他曾經對兒子動過一次手,原因是兒子在試卷上改了分數。董興洪警告兒子:考不好是做題方法出了問題,改了分是做人出了問題。

    多年來,董興洪的兒子早忘了父親對他的“修理”,總是不無驕傲地說:我最佩服的人就是我爸爸。

        當一個人把每件事都做好時,他不知不覺就成了身邊人的榜樣。

     

     

     

     

    責任編輯:石亞娟
    CoypyRight 2000-2010 四川省煤炭產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聯系我們 ICP備案: 蜀ICP備12004835
    深圳风采开奖日期